Hot Issue

請用Internet Explorer或Chrome觀看本站。

Please watch this site with Internet Explorer or Chrome。

本人政治中立,從2012.12.29起,本部落格中若有任何帶有政治色彩或誹謗性言論,恕不回覆。

有疑問的訪客,可看在Hot Issue之下的公告。

只喜歡愛的Anti,不喜歡純粹的Anti哦^^

需私下聯絡或溝通,可發送電郵至:hyejung.gloria@gmail.com

另外,就是我不會設置Facebook通知,故有什麼通知或問題,請發送電郵或在此部落格留言。
感謝^^

【韓國公幹Diary Ver.2 - D12】 2013.02.29❤無盡頭(第十一天送應援信給小瘋子Block.B) 

(通訊:內有Block.B與Stardom的第二次聆訊結果,請看Diary Ver.2 - D8。)

過了二十七號兩天了,讓我回家,我不要跟朴賢植這傻子住在一起TAT
好吧,投訴到這。
現在是韓國時間二十九號的凌晨兩點四十九分,星期二打了感冒的特效針,可是現在的體溫還是忽高忽低的。
雖然我再一次華麗麗的感冒了
可是整天依然在工作,凌晨依然在送信,到現在才沒死翹翹是萬幸啊^ ^
二號應該就回去了,在公幹以前趕完十七到二十七號的課程。
可是加班公幹的日子…噢,想想都覺得糟糕。
朴經,你要負責!!! (什麼東西)
剛剛終於遇見了比中樂透更顯得百年一遇的敏(民頁)赫哥了,有種想戳爆他帥氣的酒窩的衝動。 (夠了= =)
紅顏知己宰孝shi和金豬豬也在這幾天見過面了。
七個傻子都遇見了,心裡幸福得發酸,滿滿的都是感恩。
雖然眼紅過,還是沒哭出來,可是到現在還是覺得快樂卻又好難過。
”會徬徨嗎?對不起。”
敏(民頁)赫哥這樣說著,我本就沙啞的喉嚨是酸澀到無法說話,只能搖搖頭。
”對於愛你們,我從來都沒感覺過徬徨,我總覺得你們是我路上的明燈。”
深呼吸著,然後良久才能說出這話。
我很怕現在不說出口,就再也難說出口。
時間會改變一切的,可是看見你們就覺得美好,這到現在都還是不變啊。
聽你們的歌,會笑得像傻瓜一樣。
看著你們,心裡會平靜如海。
只要我們現在在一起就好,我從來都不奢求些什麼。
在這次第二次的公幹前,我就是如此的感覺再次提筆寫下這些關於你們的話。
比起”對不起”,我們更想聽到你們打鬧著說”等我們”。
愛就是這樣不求回報,認識你們以後,淚比任何時候都要多。
可是你們為我們帶來的幸福感早已掩蓋那些憂慮和心痛,在你們的愛裡面,不會有傷痛。
你們和我們的旅程還未完結,或是是剛開始,或是暫時休息後繼續上路。
未來的事,容未來的時候再想。
現在只想陪你們一直走下去,盼望著這條路永無盡頭。
愛你們啊,傻子。
最後,親愛的同齡親辜表志勳,入學式快樂哦!!!!!
是大人了,進大學了呢!
可是對我來說,你還是孩子呢。
安宰孝和禹智皓是壞人啊,小表代表宣誓的時候,笑什麼= =

【韓國公幹Diary Ver.2 - D8】2013.02.24
予我而言(第七天送應援信給小瘋子Block.B)

(通訊:內有Block.B與Stardom的第二次聆訊結果。)

這幾天過得很是混沌,差點就想不起自己今天是在韓國第幾天了。
連續工作、沒有閉過眼睛,就那樣過了兩天,也在這次嘗試過了。
在公幹裡,已經第三次因為不定時吃飯而胃痛。
可是總是想要堅持在休息時間裡去送信,幾乎每天都去不同的公司交流,卻每個公司的同事都說我傻得可以。
最是會讓我感到溫暖的經啊,是遇過了,清透的大眼睛依然是如此純粹。
刀子嘴豆腐心的智皓啊,也是遇上了,他問我怎麼幾乎全部信的筆跡都一樣。
泰欥哥和小表這對依賴病患者,也是看見過了,一動一靜、一吵一靜,說的都是關心的話。
安美人呢,還是沒遇見。
敏赫哥和有權呢,也是還沒有看見,是一起去逛街了嗎。
敏赫哥當火力全開的電燈泡,很不好哦~
二十七號準備回港,也可能更晚才回去,在剩下這段不長也不短的時間真心希望可以看見他們。
七個人在一起,更好,嘻嘻。
湯還沒有時間熬啊,可是我一定會遵守承諾的。
二十二號的裁判,我是因為工作連去的機會都沒有,好想哭TAT
可是賢植有去,他說法院要求Block.B在兩週內向法院呈交所有證據,而Stardom則是在三週內呈交證據。
然後有關終止合約的判決會在三週後公開。
和百度貼吧和朋友口中得知的一樣。
到現在,對我來說,對於不喜歡公幹的觀點依然沒變。
因為每一次來的時候,消失在我人生裡的人就會增多。
可是,矛盾地在這裡我認識了形形色色的朋友,學會了更多不同的事物。
有很多讓我驚艷的人,也懂得更多道理。
在一間比較大型的公司和那裡的同事交流,我說在這年以後我再也不會踏觸這一行了。
不料他跟我說要斷得乾脆才好,這一行看起來風光,事實卻是連臉皮和自尊都得拋棄的爛東西。
我就想難怪我在這行業裡總會過得如此艱難。
說我不適合這行嗎,也不是。
要我說好聽的話,我有信心說得比誰都好聽,能力和本錢也有。
可惜我只想說事實,不會阿諛奉承,只會惹人厭。
我想如何不是老闆和同事們一直縱容我,或許我老早就被踢出這場遊戲裡面了吧。
一想到智皓他們在這裡邊受過的委屈就覺得心疼。
明明自己已經夠累了,卻一直堅持不讓我們失望。
對我來說,再也找不到這樣固執卻又善良的人了,所以就這樣一輩子相守吧。
吃了好幾天的西北風了,一直等不到怎麼辦
今天在工作以後,還是會去蹲點的!!!!

【韓國公幹Diary Ver.2 - D2】 2013.02.18
總是…(第一天送應援信給小瘋子Block.B)

(通訊:Block.B與Stardom的第二次聆訊在本月二十二號的下午兩時正。)

江南在破曉時很是美麗,昨天與朴賢植走回家的時候,是這樣想著的。
工作到凌晨三點多的時間,還是想要去蹲一下點,一蹲就蹲到四點左右的時間。
見著了很是努力的朴經同學,眼底的濃重都快長到下巴去了,就是為了做自己很愛做的音樂。
還是帶著那樣一頂鴨舌帽,刻意低調著,對我來說卻是耀眼到閃瞎眼睛了。
他看見我的時候,又是嚇了一跳,問道我怎麼知道他在那兒。
我也是讓公司的同事和賢植幫忙打聽,然後來碰碰運氣的。
我是飢寒交迫到看見他,腳都直不起來的程度。
據朴賢植所說,那時候的我是處於半蹲拉屎狀= =
嘖,狗口長不出象牙的傢伙。
又把信交到他手上,結果黃瓜就一直以他那大概唸了一個晚上Rap的嘴巴一直像是卡帶地說「Thank you~OMG~I'm so happy~Thank you~OMG~I'm so happy~Thank you~OMG~I'm so happy~Thank you~OMG~I'm so happy~Thank you~OMG~I'm so happy~Jesus Christ~~」
當中夾帶著一些奇怪的呻吟和火星語言,然後我覺得黃瓜經那大嗓門快要吵醒那個地方的其他人來了,丟臉。 (嘖,撞牆)
是一個月沒收過信,興奮到瘋掉了嗎。
還是那時候黃瓜經的肉體裡不是黃瓜經,還我黃瓜經啊!~~~ (搖搖搖這樣= =)
他吵吵鬧鬧了很久,才想起來自己是Charisma Park Kyung Shi,慢慢才控制回自己走火入魔(誤)的靈魂。
裝著帥、笑得一臉呆萌地向我甩了一句妳等一下,就又進去室內。
又是在不久就折返,手裡拿著上個月送出去的朴賢植牌湯壺和一包白白的東西。
我一開始以為是衛生巾,嚇死我。
結果,他把它放進我的手心的時候,我的那個(指著眼睛)就差點忍不住掉下來了。 ←這人在學禹智皓
雖然那只是個暖包,可對我來說,它比鑽石還寶貴。
因為這個溫暖的傢伙總是能在我感到寒冷的時候,給予我溫暖。
那是種什麼物質都不能取締的溫暖,約定好,再熬一次湯給很辛苦卻還是覺得自己很幸福的傻瓜朴經喝。
雖然現在是十九日的凌晨十二點五十四分,我才在吃十八日的午飯加晚飯、胃痛到快死翹翹,可是我覺得我比昨天更堅強、幸福。
瘋子們,我還是依然風雨無改地與你們走下去,我很棒吧?~~
可是,請達摩朴經哥哥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件事情…
下次請洗洗被你喝完整整快一個月的湯壺好嗎,臭死我了,懶傢伙=3=

【韓國公幹Diary Ver.2 - D1】 2013.02.17
The First Day

(通訊:Block.B與Stardom的第二次聆訊在本月二十二號的下午兩時正。)

今天已經再次到達韓國,帶著大家滿滿的愛和祝福,又來到這個國度。
現在在工作,看了工作流程,很悲傷地我只能在凌晨蹲點了。
為了工作,又不拖延我的學業,在年假前已經提前趕修往後的上學課業。
其實到現在還是疲累的,卻在想起瘋子們,又忍不住幸福的笑起來了。
工作的地點是不一定的,今天的離朴賢植的家好遠。
十七號到二十七號的公幹,卻只有凌晨有空。
悲嘆了一聲,幸好現在有一個小時可以讓我休息。
我在想,往後的幾天不如都在休息的時間去送信吧。
這日記不能天天更吧,睡覺的時間都不夠了。
很抱歉,大家就湊合著看吧。
還是這句,智皓啊經啊泰欥哥啊敏(民頁)赫哥啊小表啊有權啊,還有美女孝啊,請等等我。
然後真的,見到你們,我也不會再有想哭的感覺了。
這次會去你們的宿舍看看吧,聽親辜說上次有親辜在宿舍等到你們。
那我上次逐個擊破,不就成了傻瓜了嗎,噗。
可為了你們,當一次傻瓜又何妨。

HyeJ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訪客
  • 真的假的那傢伙沒洗湯壺XDDDDDDDDDDD
  • 那傢伙連鼻孔都敢在鏡頭前挖了,沒洗湯壺對他來說是小case啦,欠扁=3= (可妳就愛這種調調的怪傢伙啊)
    我是不能保證是不是一個月啦,只是一打開湯壺,那氣味足足殘餘在朴賢植的廚房七八分鐘而已。
    朴賢植都快要掐死我,都過了一天多了,我到現在都依然覺得有餘韻啊噗。 (撞牆)

    HyeJung 於 2013/02/19 11:53 回覆

  • Wang-ling Yu
  • 表波笑了好像是司儀說錯團名了XDD
    說成Black.Bㅋㅋㅋㅋㅋ
  • 哈哈哈哈,這我真的沒留意到耶
    韓國英語不是應該要聽習慣很久了嗎XD
    小表在宣誓中間的時候,某大鼻還一直笑啊=_=

    HyeJung 於 2013/03/02 22:01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