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容簡介──《或許,只是羅馬假期》

茫然地走了很久,錯誤的路…
無論走了多久,也不會變成正確的路。
看著不斷續播著的那齣黑白電影,朴賢汐還是會蒼涼地笑了許久。
拉扯了近乎十個年頭,牽扯得心臟曾經像是撕裂般的痛。
從開初就一直認定的那個人,和他在富庶有別的家世前努力過。
曾經嘗試過不顧世俗眼光,二人挽手逃離繁囂的都市,結果卻盡是惘然。
有些事不是不懂,只是無法放手。
可是不管當初是多麼的喜歡,看著彼此疲憊的雙眼,那麼放棄彷彿也沒有那麼難。
放下一切,帶著他賜予的唯一,往英國的路離去。
原本在房子裡應與別人培養著門當戶對的感情,卻與那個別人一起逃回韓國。
因為想被愛,於是勉強撐起微笑。
卻不料如此艱難地重返這片土地,他身邊卻有了別人。

“公主殿下旅途中最欣賞哪一個城市?”
“羅馬,當然是羅馬。我會用我的一生來珍藏在這座城市裡度過的每一分鐘。(Rome,by all means, Rome. I will cherish my visit here in memory, as long as I live!)”
新聞發布會結束了,公主離開了大廳。
只有喬伊默默地站著,深沉地思索著曾經發生的一切。
良久,他才踏著那沉重的步伐離開了。 ──1953年 電影《羅馬假期》 ( Roman Holiday )

公主陷入了愛情的那一刻,她默默的帶著對男主角熾烈的愛火逃回大使館。
異國尊貴的公主與卑微的記者無法對抗世界,畢竟人微言輕。
兩人的愛情就只是無法繼續的戀情,就像是她與他的曾經。
愛情本來就並不復雜,來來去去不過三個字,不是我愛你,我恨你,便是算了吧。你好嗎?對不起。
那麼到底她虧欠他的有多少,而他對她辜負的又有多少…
如今也不重要了…
過去了的,就只會成為悠長的回憶,不管是快樂的還是不愉快的。
他們的愛情就像多年前的古老電影一樣,結局始終都只是無疾而終吧…

對我而言

 

《羅馬》不是我寫過最滿意的文章,開初的文章太淺白,但就是過渡。
之後,慢慢就上了軌道,投入到寫的時候會哭泣。
不是最滿意的文章,可是卻是我最喜歡的文章,因為有很多都是當時的心情。
對了,男主角是Block.B的宰孝,配角是Block.B的大家、BIGBANG的昇炫、B1A4的振永和燦植和一個叫李希妍的女配角。
可是,我希望大家以平常心看文章,還有就是振永燦植是Couple。
不過戲份不是太多,衛道人士請在其中幾章繞道。
文章裡有蠻多歌曲的歌詞,我都會一一註明的。
希望大家會喜歡《羅馬》,謝謝。
如果看完下面的文章節錄後,還有興趣繼續看下去可以按這裡
或是可以直接按此部落格上的”我的連結”,去到我的藝文二館。

 


文章節錄

『賢汐,我喜歡妳。』
深邃的眼睛沒有說謊,看著妳就只有慌張。
『我知道。』
妳倚著牆壁,白玉蘭的味道飄散著。
『那麼,我可以就這樣看著妳嗎?』
我不安的問道,眉頭也輕皺了。
然後妳說『昇炫,對不起。我就只愛宰孝…』

>>>>>
不愛我也行,但請妳讓我就這樣看著妳。
我…就只是這樣奢求著。
只因為那是妳,所以才會瘋狂的看著妳。

──崔昇炫
>>>>>

「很抱歉,我找賢汐。」外面的人如此說著。
賢汐垂著頭似乎在思索著,在耳邊那道聲音太過熟悉。
「賢汐…」
聽見呼喚,她抬起頭。
那一瞬,又是另一個故事的開端。
她遲疑的說「昇炫?」
與她相視的人一笑,說了句「嗯…還記得我?」
賢汐恍神,校園裡淡淡飄著的白玉蘭花香似乎又浮現了。
太過安靜的環境,似乎連根針落地也能有聲。
可賢汐卻未能發現自己的口袋震動著,以致無法知曉朴慶材傳送了”崔氏集團繼承人崔昇炫會是妳新未婚夫。”這條訊息。

----------------------------------

『我喜歡妳,希妍。』
看到妳淡淡的笑著,那深深的酒渦也酷似她的。
她身上心碎的風信子香氣,妳身上更甚。

>>>>>
因為寒冷,所以希望溫暖。
因為破舊,所以渴望美好。
然後,兩手相握。

──安宰孝
>>>>>

在六年前,崔昇炫就愛上了朴賢汐。
只是賢汐卻沒有想到在三年過去,他卻還是以倔強的眼神看著她。
他似乎在告訴她,無論如何他就只看著她。
「五年前的答案,如今有轉變嗎?」
他看著她,在等待著她的答案。
宰孝和智皓的眉頭皺得更深。
「賢汐,昨晚朴總裁找過我爸。」昇炫一直看著賢汐。
然而,賢汐只是苦澀的笑著,並沒有看著誰。
「這麼快啊…」
語氣無奈的說著,她的臉色慘白著。
「賢汐,我會待妳願意只看著我…」
誰也不知道,她痛得根本無法再愛上誰。
她捫心自問,到底是無法愛還是無法再愛。
「賢汐,他是…」侑權遲疑的問道。
「他是我…新的未婚夫。」
在這一刻,賢汐覺得自己無法呼吸。
昇炫握著她的手,她無力抵抗。
安宰孝看著他們相握的手,不知怎地笑了。
故事過於複雜,他嗅著風信子的香氣,心裡卻無法微笑。

----------------------------------

妳慘白著臉,妳對我說『哥,無法不愛他。可是,不能愛他。』
微笑的妳幾欲癲狂,我就只能如觀眾般目視著妳自舔傷口,無法靠近。

>>>>>
因為他說是不相配的東西,妳逃離。
現在一切才會不能停止吧。
哪裡才不是悲傷的…

──朴經
>>>>>

朴經看著不知所措的賢汐,心裡感到沉重。
安宰孝看著他們相握的手笑了,沒有聲音,卻也讓人痛得鮮血淋漓。
他看見她輕輕掙脫昇炫的手,逃離了。
燦植與智皓追隨著她急速的腳步,而昇炫就只是看著自己那殘留她餘溫的手苦笑。
「宰孝,因為你說賢汐與你不配。她才會答應朴慶材去英國三年。」
朴經淡淡的說著,其實心裡很痛,因為他只能看著一切在眼前發生。
他深吸了口氣,也步出了酒吧。
朴經想起了很多的事…
譬如曾經他們八人在沙灘上點著煙火,然後宰孝很快樂的看著賢汐。
又譬如宰孝曾為賢汐做過秘密策劃的生日活動,讓她感動到一榻糊塗。
可是最後為何會落得如此下場?
手中的手提電話震動了,傳來了賢汐的訊息。
”哥,我正往漢江走。”
短訊簡短又清楚,卻再也找不到從前那個傻妹妹的蹤跡。
問侑權借了車鑰匙,開著車往漢江前進。
『哥,宰孝說待我再長大一點,他就會帶我逃跑~』
『哥,宰孝他說他會永遠給我幸福。』
『哥,他說…已經無法繼續下去。』
『哥,其實我懂…只是痛對我來說已經麻木了,帶來新的傷口又如何。』
十五歲的相識,十六歲的相愛,十九歲的傷害,二十二歲的花落飄零。
最後連奢望也沒有,對她來說嘲笑又算什麼。
踏著油門踏板風馳而去,卻在到達後猶豫卻步。
朴經抽了一根又一根的香煙,直至智皓的手出現在自己的眼前,把口中的香煙拿走折斷。
「經,賢汐可不喜歡人吸煙哦…」禹智皓如此說著,朴經吃笑了。
他差點就糾正的說:智皓,你錯了。是從前的賢汐不喜歡別人吸煙。
「賢汐在哪?」朴經倚著車子問道。
只見禹智皓指著不遠處坐著的三人。
朴經看著坐在賢汐右邊的男生,疑惑了。
”似乎那人就應該是賢汐口中所說的振永。”他心裡想著。
他慢慢的走向他們,腳碰觸到沙石之時發出溫柔的沙沙聲響。
「在這裡幹嘛?」
漢江今夜風有點大,朴經的聲音傳到還在遠處的三人耳中的時候,頓時變得微弱。
「哥。」賢汐笑著大喊。
朴經寵溺的搖搖頭,大喊回去「傻瓜朴賢汐,怎麼了?」
忽然風更大了,朴經無法聽見賢汐的話。
可是他看見了賢汐泛著淚光的眼。
那一瞬,他彷彿聽見賢汐在他耳邊說――哥,原諒我。
朴經恍惚的想,想了很久。
到底賢汐要他原諒的是她愛得不堪,還是恨得癲狂呢…

----------------------------------

『賢汐…』
我喚著妳,而妳看著沉睡的他。
『嗯?』
妳輕聲的回問著我,似乎害怕吵醒了他。
『會一直相信宰孝吧?』
妳點點頭說『嗯!即使是謊言。』
理想當然的吧…
畢竟…一眼認定了一生。

>>>>>
因為心扉被關上了,所以想請妳打開。
讓那些曾使妳痛苦的,釋懷就好了。
讓他從心裡離開,就能好好過。

──禹智皓
>>>>>

看著景色漸褪,車速緩下,最後停靠。
從開始失速的城市逃逸,她向江邊漸往,即使痛得慘白也依舊邁步。
微頓地坐下,之後繼續淡然地訴說著彷彿不是自己的回憶。
智皓聽著賢汐雲淡風輕的說著自己的傷痛,無法理解。
他受不了的遠離自揭傷疤的她,他不願聽她曾經的傷痛。
他就怕自己會心痛得快要死去。
「賢汐,智皓走了。」燦植說道。
而賢汐就只是看著慘白了臉色的振永說了一句「我知道。」
振永手中攥著泥沙,微微的刺痛感不算什麼,怎樣都痛不過三年的自我折磨。
「宰孝是我從前的戀人。三年的努力,最後終於重歸國土,可他身邊…已經有別人了。錯過是最錯誤的,不抓緊是最傻的。既然愛讓彼此痛苦,或許就該讓一切歸零。但如果深愛,何不相愛。」
她微笑說畢,氣氛終歸平靜。
她知道振永怕,怕那富庶之別。
因為曾經,宰孝他也曾被她那富裕的家世逼到落荒而逃。
可能就是如此,而導致越走越遠。
她苦笑,在家世面前根本無法笑著說愛。

----------------------------------

『賢汐,我們一起逃出去。』
燦植的笑靨,讓我清醒過來。
想要重回你身邊,但卻無法。
看著你與她快樂的生活,我退卻了。

>>>>>
因為被囚禁了,所以想獲得自由。
因為想被愛,於是勉強撐起微笑。
可是不是你不行,以致最後只能笑著說再見…

──朴賢汐
>>>>>

「振永,別怕。我會守護你們。」賢汐讓振永與燦植的手相握,然後又對燦植說「欸…朋友。幫我在英國準備一間幽靜的房子,事情完結了,我就走。」
風有點大,她一直看往遠處,聲音被吹得疏離。
「在這裡幹嘛?」
身後傳來朴經的聲音,賢汐站起來並回頭。
「哥。」她大喊。
只見朴經他寵溺的搖搖頭,大喊回來「傻瓜朴賢汐,怎麼了?」
賢汐握緊了拳頭,然後又放鬆。
哽咽著,什麼也沒有說出口。
她知道,有些事情回不去。
就因為回不去,所以更渴望重複緬懷。
人總是有點奇怪。
愛得疼痛,越痛越愛,越愛越恨。
恨得越深,越想去懷念。
殊不知…在時間的推移中,愛已被扭曲。
剩下的,就只有無盡的悲傷。

----------------------------------

『是因為我與她相似,你才會與我在一起,對吧?』
我哭泣,而你無動於衷。
是啞口無言。
受不了傷痛,受傷的心卻依舊依戀你。

>>>>>
丟棄腐爛的,討厭成為像她一樣的。
討厭著自己,因為愛他而變得如此貪婪。

──李希妍
>>>>>

天朗氣清,希妍嗅著屬於韓國的氣息。
她沒有立即往宰孝的家裡跑,因為那裡同樣是朴賢汐的家。
她記得宰孝曾對她說她與賢汐是不同的人,而智皓也對她說過她並不能代替賢汐。
不知是誰先愛上宰孝的,可是結果是她比賢汐慢了一步。
然後,她慢慢的變得像賢汐。
喜歡上穿白色的衣服,喜歡上無時無刻的笑著。
漸漸的迷失自己,她倔強著等待,忘記了她喜歡黑色、不喜歡笑。
她偏執的想成為賢汐、取代賢汐。
然而,賢汐卻在三年後再次回來。
”宰孝,我在舊地方等你。”
她傳了訊息給宰孝,隨後推開了咖啡室的門。
出乎意料的,她看見了賢汐與一位有著白晢皮膚的男生。
「賢汐,謝謝妳。」
振永給了她一個擁抱,而賢汐就只是笑著拍拍他的肩膀。
咖啡室的門鈴再次響起時,進門的宰孝眼看笑著相擁的兩人又恍神。
賢汐離開振永的懷抱轉身離開,卻與他對視了。
希妍拉拉宰孝的手,她想他只看著自己。
她不願是賢汐的影子,他不該只看著賢汐。
在三人同處的情況下,氣溫似乎驟涼。

----------------------------------

『宰孝,賢汐是個好女孩。只是我們家高攀不起。』
母親為難的說著,我不是不懂,只是無法放手。
『你有什麼能力讓我女兒幸福,你有錢嗎?嗯?』
然而,最後卻還是不得不放棄。

>>>>>
幽暗日光,我放開妳的手。
往後…連微笑也艱難。

──安宰孝
>>>>>

賢汐以往總是對他說「我最愛你的笑…除了你,我再也不會投入誰的懷抱。」
那麼誰可以告訴他如今是什麼境況。
希妍一直對他說「安宰孝,在你身旁的人是我。」
宰孝知道這樣一點也不公平。
慢慢的,希妍不再是她的影子。
可是在他眼前,賢汐與別人擁抱,感受卻依舊難受。
「你好,再見。」
他看著賢汐微笑著對自己如此說道,但是他已經無法微笑。
希妍一直拉著他的手,眼睛蓄滿了淚。
無數次希妍都想對宰孝說”我們分開吧…”,但是並沒有,只因太過在乎。
無數次宰孝都想對希妍說”我不愛她了…”,但是並沒有,只因無法說謊。
在今天,他們也是重複著沉默。
三年過去,他們到底為何還在原點打轉。
「宰孝,我想你只看著我。」
「希妍,我想我們分開吧。」
她走前一步牽著他的手,他後退一步掙脫她的手。
最終他依然不懂她的付出,心臟痛得彷彿被火燃燒著。
身體不由自己控制似的跪求著他。
「你別走…你別走…」她輕喃著。
斷斷續續的旋律,最後始終不成歌…

----------------------------------

『我不愛妳了,我們不相配。』
離別最終還是來臨,沉默著離開。
而你就什麼都不是了,所以離別也與你無關了。

>>>>>
用著可笑的話堵著彼此的嘴。
只是想搪塞過去,一直熟悉著的眼淚終究又開始泛濫。
“我愛妳”這句話就留在那破裂的唇邊…

──朴賢汐
>>>>>

在三年的磨蝕中,疲倦了。
沉默的睡去,又突然睜開雙眼,然後一夜無眠。
“各位,現在由崔尚美為大家報導新聞。警方獲得可靠人士的消息,全國最大上市公司朴氏總裁朴慶材涉嫌發放有關孔氏賄賂官員的虛假消息以達到惡意收購孔氏的意圖。朴慶材總裁現正於首爾江南警署協助調查。”
破曉將至,朝露依然潤濕。
睡了只有三小時的賢汐已毫無睡意。
她抽著從前討厭的香煙倚在牆邊翻看著昨夜的新聞。
鑰匙與鑰匙相互碰擊而發出的聲響喚醒了她的思緒。
她熄滅了手中的香煙,關掉依然播放著的電視,就只是站在原處。
「吸了煙嗎?其實我沒有想到妳去警署是做這件事…」
宰孝看著還殘餘星火的香煙走近賢汐說道。
而賢汐並沒有說話,只是看著他向自己走來。
她嘴角勾起了一抹向上揚的弧度,是一抹苦笑,笑他的不懂。
眼睛迷濛,裝作著有些困意。
只見他輕笑對她說「三年,妳的轉變真大。」
而她就只是一臉淡然的說「是啊。」
她凝望著他,之後後退一步。
打了個哈欠,她又躺回了床上。
他對她說了好久的話,天都微亮了,而她卻一直沒有回答。
「賢汐,我和希妍分開了…希妍不是妳的影子了。可是與妳不同,不等於是愛。賢汐,我依然…」
”依然”之後是什麼,最後都在賢汐的沉睡下沒了下文。
[金室長,今次爸爸捏造孔氏賄賂官員的虛假消息,你也有份幫忙吧?]
[是啊,賢汐小姐。不過總裁在妳和孔燦植那小子解除婚約後,立即行動還真少見。嘖嘖…放出不利消息,讓孔氏股票大跌。然後趁機大量購入,成為大股東這一招真高明…]
錄音對話曳然而止,警察看著拿著錄音棒的賢汐大吃一驚。
『朴賢汐小姐,這是妳報案的物證對吧?他,可是妳的父親。妳要舉報的人確定是妳的父親、朴氏的總裁朴慶材?』
『對,金室長應該會願意做污點證人。現在人證物證俱全。我想舉報朴慶材總裁。』
在別人的眼底充滿的是不解,而她就只是那樣冷淡的說著。
一個人走出寒冷的江南警署,鬧市的繁華與她無關。
慢慢的走了幾步,卻發現下起了春雨。
回到了警署的簷底下,她伸出她的手試圖承載雨水,卻發現手沉重得顫抖著。
宰孝出現在她的眼前…
在相視的那一瞬,賢汐也終於在夢中驚醒。
早上的七點鐘,今天也下著春雨。
就如舉報的那一天一樣,也如同她離開的那天相同。

----------------------------------

『昇炫,我要去英國三年。三年後再見吧…』
電影依然播放著,我卻定格了。
『賢汐…』
心情凌亂著,再也無心觀看那黑白的電影。
『嗯?』
而妳依然看著螢幕上那微笑著共舞的人們。
『妳知道為什麼猩猩不喜歡平行線嗎?』
妳搖搖頭表示不知道。
『因為平行線沒有相交(香蕉)。』
在大笑一場以後,彼此沉默。
而我也彷彿是那隻猩猩一樣,開始怨恨起刻劃著我倆生活軌跡的平行線。
『賢汐…』
我喚喚妳,妳就只是睜著妳那明亮的眼睛與我相視。
『幹什麼?』
『下次回來的時候可以給我香蕉嗎?我只愛妳給的香蕉。』
寂靜的結束話題,那時才發現…那套關於愛的電影已經完結了。

>>>>>
請別回頭看,好好走向妳的未來。
請別回頭看,我最深愛的那個人。
因為太愛妳,所以才沒有悔意地讓妳離開我。
所以請妳帶著美好的回憶好好生活,請忘記愛妳的我吧…

──崔昇炫
>>>>>

螢幕上投映著那套久違的黑白電影,昇炫就坐在自己的身邊,她慵懶的把頭靠在他的肩膀上。
沉默著看了許久的電影,兩人船上共舞的畫面是他們最熟悉的一幕。
「昇炫,我不能給你香蕉。」
她依然專注的看著螢幕上繼續播映著的電影,而他牽著她的手、讓她從位置上站起來。
賢汐不解的看著昇炫,他就像個失去力氣的孩子一樣把頭埋在她的肩膀。
「無錢給我買香蕉,那麼可以與我跳最後一支舞吧?」
她把雙手放在他的手心裡說了聲“好”。
賢汐是不會跳舞的,這點昇炫也知道。
他讓她踏著自己的腳背,她輕的不像話的重量讓他皺了眉頭。
「這是什麼舞?」
賢汐在女生中高駣的身高,在與昇炫共舞時顯得略矮。
與他對視的時候,也得抬起頭。
「這是圓舞。」昇炫帶領著她旋轉著。
前進、後退、橫移、並腳,然後一切回到原點。
昇炫停下了腳步,放開了賢汐的手。
他低著頭套上鞋子,頭也沒有回的步出大門。
眼中的淚閃爍著,他抽抽鼻子,放開了…六年的執著。
賢汐無力的攤坐在地,看著電影的結尾。
「啊…原來結局是這樣啊。」
她感嘆著,卻不知道自己淚流滿面。
咬著自己的唇,只是她痛得至極,已然全無知覺。
對於昇炫來說,他的愛情就只是一條單行卻又交錯的命運。
他就只能看著她離開的背影,獨自無法釋懷…
而對於賢汐來說,或許她的愛情就像電影《羅馬假期》一樣,就只是無法繼續的戀情。
她就只能帶著自己依然愛得熾熱的心陷入痛苦的深淵…

, , , , , , , , , , , , , ,

HyeJ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