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隨筆,也是日記。
這幾個月脫離了很多東西,公司、學生,還有朴賢植。
因為公司還沒有請到人任職我的位置,於是依舊有去幫忙。
學生在公司看到我,還是叫我老師。
公司與其他公司籌備的活動,有些公司還是指明要求我去幫忙。
可是,心態變了。
在同一年在同一個地點做著同樣的事情,以往總是熱心到常常摔倒受傷,而如今卻是平靜、甚至有些哀傷。
數十萬次在同一個地方工作,看著不同的人在努力表演,和不同的人聊天。
有些人每年都會見到一面,從一開始只是留意著工作人員的工作證件,到會給我糖果擔心我的健康。
有些成長,是我一直記在心底的,無論是他們、還是我。

HyeJung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